• 网站首页
  • 帕拉斯
  • 欧律诺墨
  • 格劳克斯
  • 塔罗斯
  • 塞勒涅
  • 墨诺提俄斯
  • 比亚
  • 克拉托斯
  • 她他在哪

    发布时间: 2019-12-10 12:34首页:主页 > 克拉托斯 > 阅读()

      由于卡西特王被捕捉(?)回宫殿的过程实在太凄惨,在这边也不便于多八卦,只是现在涅墨西斯的表情就像吞了苍蝇,一副苦瓜脸地端正坐在豪华餐桌前。和她形成鲜明对比的,自然就是餐桌那头两个仿佛打了鸡血的人,自从回宫殿以来,两人就一直喋喋不休地讨论“怎样制裁卡西特王擅自离宫”这一问题。一开始还算正常,墨杜萨和克拉托斯都一本正经地批评和自我反省中,但是渐渐的话语的味道就显得有些偏离轨道了,从“当代坊间妇女的穿着矫正”到“市镇大小旅店相应配套措施(水笼头)的完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从一开始无比庄严的站姿到一个靠着柱子盘腿坐在地上伸出双手不断比划,一个弯着腰不时发出阵阵惊叹,感觉这个问题的讨论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两人唾沫横飞,当然,完全忽视了卡西特王——涅墨西斯的存在。爽的是她这样逃出去居然没有遭到墨杜萨和克拉托斯的双重教育,她的耳朵幸免于难;不爽的是自打她回来以后面对一大桌玲琅的吃食她只能干噎口水饿得慌。“呃——那个”涅墨西斯弱弱地伸出一只手,朝对面热火朝天的两人道:“你们有没有看见卡戎?”涅墨西斯黑线,招手呼唤过来一个小侍女,保持微笑地问:“看见卡戎没有?”不知道是之前涅墨西斯暴跳如雷的形象太过根深蒂固,还是如今她的笑容有些诡异吓人,那小侍女呆愣地看了她一会儿,“哇”一声哭开了,娇羞地跑走了。于是她一手扶额,撑在饭桌上,余光四处打量,确认了身边的人都在自顾自的低下头望地,没有人能看见她的行为之后,涅墨西斯握拳,开始了她最近以来第二次“在瘟神眼皮底下逃跑”的活动。涅墨西斯瘫坐在小厨房的木门边上,抚着胸口喘气,那边走过来一个栗色短发的女人,手在围裙上揩了揩,就捏上了她的小脸,笑道:“怎么了,殿下,跑得这么快?难道说是墨杜萨追过来了?”涅墨西斯任她□□,瘪着嘴说:“目前来看好像没有,不过不知道会不会马上发现……我好饿啊,简,小厨房还有东西剩下吗?只要不是隔天的……我都能接受。”简站起来,伸手将她拉起来,回头看看灶台上的东西,一手叉着腰抱怨道:“殿下怎么能总是来我这边蹭饭吃呢,明明大厨房那边有给殿下你准备很充足的东西!”简转过身,视线在涅墨西斯的某个部位扫了扫,这才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殿下是想要快点长身体啊!不过怎么会补充了这么多营养……还是……”简连忙摆摆手道歉:“殿下,我不是那个意思啦……唉,我不应该这样当面说殿下你身材差啦!”简端来一个小盘子,放着几块面包,旁边还有几罐不同口味的果酱,很香很诱人。于是她狼吞虎咽起来,简坐在对面笑着看她:“慢点吃啦……话说回来,无论怎样,殿下都是殿下哟,就算殿下再能吃,我还是能养得起殿下的哟,如果以后殿下不开心了,还可以来找我呢。”这女人虽然说话大条了一点,不过从涅墨西斯记事起,就非常非常宠爱她,每次涅墨西斯被墨杜萨和克拉托斯训,都是简出面护她。“啊,那孩子?”简向她眨眨眼睛,“怎么了吗?殿下你对他做了些什么,所以他逃走了吗?”涅墨西斯努力噎下涌到喉咙口的老血,说道:“不是……自从会来以后就一直没有见到他,所以才问的。”“哦——这样啊。”简直起腰,一只手放在下巴上轻轻抚动,“卡戎他带殿下你出去,没有通告给墨杜萨他们哟,这样来说,可能被惩罚了吧?”简默默肉痛碎掉的盘子,还是说:“应该是禁闭吧……卡戎的话,不会有很大的惩罚……吧。”简叹口气,自言自语道:“殿下这样可怎么行,我还没有说完卡戎在哪里啊……不过关于卡戎这孩子的事情,恐怕又要出大事了吧?”说完她狠瞪了眼地上碎成渣的盘子,怨念道:“这次一定要找墨杜萨好好报销了,这样下去……”“殿下呢?”墨杜萨狠拽娇羞小侍女的衣领,气急败坏地问,小侍女再次哭嚎起来。一旁的克拉托斯拽拽墨杜萨的斗篷,指道:“在那边……”感觉涅墨西斯开了不得了的模式,和一股劲风一样席卷从拐道到大厅的各种建筑材料,就连铺在地上的纯绒毯也不放过。自然,涅墨西斯每次开这种了不得的模式的时候,她的智商就开始急速下降,不然为什么连地毯地下也会被列为“卡戎可能存在的地方”呢?克拉托斯很显然地不是很明白这一点,于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帕拉斯 - 欧律诺墨 - 格劳克斯 - 塔罗斯 - 塞勒涅 - 墨诺提俄斯 - 比亚 - 克拉托斯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大华彩票